xml地图|网站地图|网站标签 [设为首页] [加入收藏]

关于生活

当前位置:管家婆资料大全管家 > 关于生活 > 马格南京大学师私货大公开

马格南京大学师私货大公开

来源:http://www.graftonhouseuk.com 作者:管家婆资料大全管家 时间:2019-09-01 15:44

翻译|黄冰倩 作者|VICE团队

马格南图片社(Magnum Photos,又名马格兰摄影通讯社)在1947年成立于法国巴黎,创始人为亨利·卡蒂埃·布勒松(Henri Cartier-Bresson)、罗伯特·卡帕(Robert Capa),戴维·西摩(David·Seymour)和乔治·罗杰(George·Rodger),是一家世界知名且具有相当影响力的摄影经纪公司,在纽约、巴黎、伦敦和东京设有分部。

今年六月,这个一直非常老派的图片社突然以每幅100美元的惊喜价格对外出售 6×6 尺寸的大师签名摄影作品,此举震惊了摄影界,所有听说的人都疯了,一时间导致马格南的网站人满为患,几近崩溃。

后来他们又干了一件差不多的事,这次是让摄影师们互相挑战,翻箱倒柜地从旧硬盘、地下室、或者阁楼之类的角落里找出一幅照片。这张照片必须是他们自己的得意之作,却因为种种原因没有公诸于世。这次活动的灵感为 “拯救被遗忘的影像” ,绝妙地提醒人们:一个摄影师 99.99% 的作品实际上都无法展现在世人面前,不是被藏起来就是被扔掉了。但是大家都懂的,“彼之砒霜……(吾之蜜糖)” 啊。

这里就贴出了几张重见天日的好照片,我们都喜欢疯了。

布鲁斯·基尔登(Bruce Gilden):“大约二十二三岁的时候,我上过一个学期的摄影课;为了完成当时的一个作业,我决定要跟踪圣诞老人。那会儿纽约有很多人打扮成圣诞老人,为 ‘美国圣诞老人志愿者’ 组织在梅西百货等地的门口募捐。收集捐赠之后,他们就直奔位于哈德逊街的志愿者机构总部,然后出去喝一杯。大部分圣诞老人都嗜酒。我拍下这张照片,是因为我记得当时我脑中在想:‘为什么这位圣诞老人要坐地铁呢?他的雪橇在哪儿?’ 之后,我把这张照片发给《纽约时报》的编辑,他很喜欢,但说那时候发表已经赶不上圣诞节的主题了。好吧,我错过了圣诞的大船,但46年后的今天又能重新登船了。”

理查德·卡瓦尔(Richard Kalvar):“在巴黎郊外的一家洗车店里,当巨大的冲洗滚轮将要吞没整个车辆的瞬间,我突然看到这个可怜的女人被锁在车里。她看起来很眼熟,因为他就是我的妻子。我无法把这张照片收录进个人作品集里,因为这个场景是我一手策划预谋的;为了保持我其他作品的可信度,我的所有照片必须都是 “机缘巧合” 拍摄的,而不是像这张一样的摆拍照片。总之,这张照片一直都没有入册,但不管怎样我都挺喜欢的。”

贝克·迪波特尔(Bieke Depoorter):“这张照片是在拍摄《我要休息了》(I Am About to Call It a Day)项目时拍摄的。我当时第一次去美国,之前在俄罗斯完成了一个类似系列的拍摄,就是在大街上向陌生人询问能否去他们家过夜,这也是我探究人们私密家庭生活的一种方法。

在美国的拍摄期间,我在路易斯安那州的一个小镇上遇到了困难,怎么也找不到住宿的地方。我碰到了一个老人,他想给我展示 “镇上唯一美丽的博物馆”,那里的展品都积满灰尘,阴郁低沉的孤寂氛围令人印象深刻。我不想把这张照片收入个人作品集,因为它跟我其他作品完全不一样。而且说实话吧,我都不确定自己喜不喜欢这张照片!但莫名其妙的是,出于某种原因,这张照片老是出现在我脑海中,也永远不会像其他照片那样消失在电子文档的海洋中。所以我可以说,它的好处就是不会随时间的流逝被人遗忘。”

让·高米(Jean Gaumy):“这张照片是在为安杰伊·茹瓦夫斯基(Andrei Zulawski)1975年的电影《爱是最重要的事》拍摄剧照时留下的。那是我第一次参与电影片场拍摄,我只有一年的专业摄影背景,刚刚大学毕业。合作的演员们有金斯基(Kinski)和罗米·施内德(Romy Shneider)、雅克·迪特龙克(Jacques Dutronc)和法比奥·泰斯蒂(Fabio Testi)等人。这些名人大腕让初出茅庐的我压力不小,但我也被深深吸引其中,目瞪口呆地欣赏着他们所展现出的魅力。

我发现,胶片的情绪展现方式与演员们的内心世界之间,总会发生一种惊人而奇妙的关系。到最后,我学会了如何从情感上分辨出哪些是荧幕故事,哪些是演员们的真实世界,安杰伊·茹瓦夫斯基处理起这种情况总是得心应手。拍摄组和制片人对我全权委托,我就单独留下,和演员们呆在一起。金斯基最让我着迷 —— 他可以瞬间转换情绪,从静如处子到动若脱兔,不断和内心里的恶魔挣扎斗争,并享受这斗争的过程。而且他对我总是细心而又温柔。当拍摄组设置好灯光,金斯基就开始即兴表演。在画面拍摄好之后,他会将情绪保留一阵子,这让我深受影响。在拍摄结束后,他站起身慢慢走向卧室的窗户。他哭了。我们都静静地站着。”

苏珊·梅塞拉斯(Susan Meiselas):“1970年代早期,当我开始拍摄嘉年华里的脱衣舞女们时,有两台莱卡相机:一台是拍彩色照片时用的,另一台专拍黑白。哦对了,还另有一台中幅相机拍人像。随着我越来越沉迷于姑娘们的表演世界,我开始意识到,当时市面上的那些彩色胶卷根本无法完美捕捉到我想要的曝光结果。白天的光线下还好,但是一到晚上,我只能手动调低快门速度,将黑白胶卷推到1600的感光度,为更衣室和演出现场补光。

这是一扇通往脱衣舞表演现场的大门,上面写着 ‘只对成年男子开放,女士和儿童禁止入内’。被阻挡在外的我反而因此玩心大起,乔装成一个年轻男人偷溜了进去。我最近才刚开始重新发掘被深藏在档案库里的老照片,这些胶片让我意识到:如今电子时代的摄影作品与当年的照片竟有着如此的不同。”

雅各布·奥厄·索博尔(Jacob Aue Sobol):“我在架子上翻到了很多装着底片的文件夹,有已经发行过的作品,比如 《萨宾》(Sabine)和《东京》(Tokyo),旁边还有未公开的项目,诸如《戈麦斯之家》(The Gomez-Brito Family)、《曼谷》(Bangkok) 和《家园》(Home)。

我从《家园》里拿出了一个文件夹,里面有上百卷胶片,其中大部分照片都未见天日,从没被发行过。我一页一页地翻看着,回忆着这些我当时遇见的人物、地点以及各色建筑。这些照片,记录着我那时的当日所见与当日所感。

然后我就认出来了:这张上面的是昂斯(Onse) 与艾利克斯( Axel)。我永远也忘不了遇见他们俩的那一天,也忘不了他们之间的爱情是多么缠绵。艾利克斯当时已经90岁了,但他跟我说:‘你得见见我的女朋友,她年纪比我还大十岁呢!’ 后来他跟我聊了很久的昂斯,告诉我他们是如何在曼谷的一个节日里相遇并坠入爱河,还邀请我去昂斯家拜访他们。

当时昂斯已经100岁了,独居,从没有结过婚。她曾经也是一位摄影师,环游世界到处旅行,如今的她仍然满怀梦想。老两口虽然不住在一起,但是每周末艾利克斯都会来看她。在2010年春天的一个礼拜六,他们邀请我来到家里,让我拍下了他们互相拥抱并爱抚彼此的样子。昂斯身上有很多的伤口,所以艾利克斯抚摸她时非常温柔,我甚至能听到昂斯轻声发出的愉悦呻吟。艾利克斯告诉我,直到两年前,他们还会做爱,但现在昂斯躺在医院特制的床上,那张床又实在太小了,他怎么也躺不下去。‘但我们还是会亲吻,’ 他这样对我说道,然后他们就开始接吻了。那感觉太美好了,我根本来不及思考和构图,也不会要求他们再来一次。就是那个吻,太美好了。”

本文由管家婆资料大全管家发布于关于生活,转载请注明出处:马格南京大学师私货大公开

关键词:

上一篇:没有了

下一篇:彩绘人体